上海三日——见导师小记



  • 3月底期末考试一结束,先生就开始催我们赶紧行动,提前见老师。那时候的我还一头雾水,去哪、见谁、准备什么,一切都没想好。但先生一催,我们贵医几个同学便也或紧或慢地动了起来,陆陆续续把简历、个人陈述做好,在四月中旬通过邮件发给了意向导师。我很幸运地收到了老师的回复,成功加上了微信,提了见面的请求。老师让我五一节后再联络,但是五一后具体何时再问老师见面的时间地点,成了我之后半个月的心结。

    五一假期,先生打来电话,先是关怀了我的精神状态,又叮嘱我见导师的注意事项,最后还解决了我的困惑——先生让我五一假期结束后的第二天,询问老师可否在下一周的周三周四见面。我按照先生的主意,在5月5日给老师发了微信问能否在5月10日的上午或下午见面。老师回复:10号下午2点才回到上海,3点后到科室。不得不感概先生真是妙算入神!我的请求正正好对上了老师的时间。

    5月9日一早,我便从贵阳出发前往上海。上海的确很大,但公共交通建设得很完善。作为现代人,只要靠一部手机就能轻松地找到路。下飞机后,我很快到了订在仁济医院附近的酒店,收拾好东西便出去与早我一天到上海的张哲昱见面。那天上海的天气晴朗,气温宜人。我走在马路上,反而觉得相比于贵阳,上海更有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。当然,和张哲昱的见面更为此添加了几分难以言喻的奇特感觉。明明我们前天才在贵阳一起约饭、走路回家,现在却又一起行走在相隔万里的上海。这是一种时空扰乱了的穿越感。

    我们汇合后的第一个行程是去仁济医院探探路。但正如我预料的一样,麻醉科深藏于手术室里,玻璃门紧闭,没有门禁根本无法进入。我尝试问了几个路过的医务人员,得到的回应却都是摇头、“不知道”。我们只能先离开。坦率地说,没有找到明确途径的探路经历让我感到有些不安——虽然现在看来这点不确定性实在微不足道,但还是影响了我后面的心情。张哲昱对我说,明天直接在门口等着问人就行了。我点头认同,但也悻悻地说我没他心大,毕竟他可以直接去门诊见到老师。

    当天晚上我们一起去了外滩,陪张哲昱打卡了东方明珠。我最近一次来上海也快5年前了,但很多场景的轮廓仍很清楚。外滩依旧人潮汹涌,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摩肩接踵。但我的心态与5年前相比却迥然不同了。以前我是被家长领着的拜访者、观光客;现在再次踏上这片土地,我带着梦想和力量,希望能够融入进这个城市。

    第二天下午两点半,我抵达仁济医院麻醉科,趁着门禁打开的时机闪身进去,对遇上的医务人员说明了来意。其中一位让我在门口登记台等着。稍后一位登记台护士出来询问,在我说明来意后让我在门外的家属等候区显眼的位置等待,老师到了便来喊我。于是我在家属等候区门口的椅子上坐着,5分钟左右,我就看到了老师手拿外套,风尘仆仆地走到了门口。虽然之前我只看过老师的照片视频,但当他真人出现在我视线的第一刻,我就认出了他。我立即冲上前去打招呼并介绍我自己。应该是老师实在太忙了吧,一开始可能没想起我,但待他反应过来后,就很亲切随和地领我进门,让我拿鞋套换上,带我走进一个有沙发桌椅的房间。他让当时在房间里的一位女生先出去,说要“接待”一下我,我有点无措的同时又感到受宠若惊。老师先在沙发上坐下,然后就让我坐在旁边。我紧张地坐下,身子也绷得直直的,把自己的材料册递给老师。

    老师简单翻看了封面和简历,就问我是否是“五年一贯制”。我立刻点头说我是五年制临床医学的。老师却直接开门见山地说我的本科不是985/211,排名比较后,可能招生时会被交大筛掉。我心情瞬间忐忑起来,但又充满疑惑,毕竟之前有贵医的师兄师姐也去了交大复旦呀。后来才发现是我误解了他的意思,其实老师想问我是否想要报直博。我赶紧澄清我想报的是专硕,老师立刻说专硕那应该没问题,让我到时候按流程填报,报名的时候发个短信提醒他。后面便跟我讲了很多关于专硕学硕、博士考核、医院状况等等内容。最后还给我推了科里负责教学管理老师的微信。谈话持续了20分钟,绝大多数时间是老师在说,没有问我什么问题。出来以后,我感觉大脑还处于真空期,只有尽可能地回忆刚才谈话的细节,但没有产生任何情绪、也无法得到任何结论。

    当时是下午三点多,我最最想听到先生的声音,但先生那里还在后半夜。我拨通了骆洁雅的电话,一边走回酒店,一边与她说着刚才见面的情形。回到酒店后,我加了教秘老师的微信,也与她打了一通电话。但是电话里她比较明确地说我读专硕的话,不太可能临床科研两头兼顾、医院的实验室马上也会搬到另一个院区、最后也婉拒了加师兄师姐联系方式入组学习的请求。至此,即使是对自身情绪非常钝感的我,也察觉到了一些低落。

    我在手机上打字记录归纳了与两位老师谈话的重要信息,和先生约了电话。晚上八点先生拨来电话,在听完我对见面经历的描述后,先生却说,他觉得老师要我的可能性很大。如果他对我不感兴趣,不会花他自己的时间与我谈这么久的话。我告诉先生我有点沮丧,与张哲昱的情况相比我可能不是很好。但先生直说让我不要难过,我见的老师说话很直爽,很确定他想要我。先生还再给我支了一招,让我明天去见教秘老师一趟。

    于是我赶紧联系老师约见面,还发过去了自荐材料的电子版。当晚十点,我冲出酒店找到一家打印店,再印制了一份纸质版材料册。5月11日早上八点五十,我到了与老师约定的地点。老师亲自到手术室门口来接我,也给我拿鞋套帽子让我换上,把我带到办公室,坐在椅子上面谈。这一谈就谈了一个小时。老师非常的真诚爽快,给我讲了很多关于导师情况、科研分组、培养模式等信息,还说了一些科室里的人员情况、工资待遇等等事情,走时还再次把我送到手术室门口。没想到昨天电话里让我有点低落的老师,第二天见面居然如此的亲切坦率,对我也表达了肯定与接纳。这一次回去的路上,我真切地感到了内心的踏实与喜悦。

    当天下午我从上海回了镇江的家,与家人度过了短暂的时光,12日又匆匆返回了贵阳。现在于贵阳记录下这些,最想感谢先生,从出发前到见面后的每一个重要的决定,都有着先生的谋划,让我较顺利地完成这次任务。还想感谢骆洁雅、张哲昱,一个时刻在远程给我回应、分享我的情绪;一个与我同在上海,消除了这个城市里最后一份陌生感。也希望我的经历,给同样处于保研时期的19级伙伴、以及将来同样要面对的师弟师妹们一些参考、一些勇气。接下来的日子,我会更有动力去充实完善自己,迎战后续的考验、夺取最终的成功!

    2023年5月14日凌晨 写于贵阳



  • @贵医-19级-蒋宇恒 好有趣充实的一次经历。



  • 为者常成,行者常至。


  • 930小懒虫

    好棒啊,希望一切如愿!



  • 0_1684003835550_23.5.9上海行与张哲昱合照.jpg
    放个游客照哈哈,左边是我,右边是张哲昱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