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医390毕业季专访—王鑫光



  • 姓名:王鑫光
    入学年份:2012
    毕业去向:北京大学第三医院(读博)
    工作城市:北京

    受访者:王鑫光
    采访者:张頔

    问:请师兄讲讲和930的故事吧,有什么特别难忘的事吗?
    答:我是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12级五年制,我是14年加入的930,之后校代表很快换成了葛娟师姐,我跟葛娟师姐很熟所以很快融入了这个集体。在西安930我待了有3年,当时跟葛娟师姐在内的很多师兄师姐都很熟所以很喜欢这个集体。14年的时候我就认识了先生,17年我本科毕业的时候我跟先生提到:“先生,这是我第一次拨穗,我希望以后还有另外的两次拨穗您都可以参加。”当时先生听了之后也特别受感动,在毕业典礼拨穗之后说感言时,他也特意强调了三次毕业典礼拨穗的事情。之前穆巴拉克告诉我我们硕士也包含在930毕业的范畴内的时候,内心还是很激动的,毕竟学校没有关于我们毕业的仪式。

    关于930的故事,我主要分为两段。在西安的时候大家都在同一家医院实习,所以非常熟悉,跟师兄师姐们也学到了非常多的东西,跟先生也学了很多做人的道理。到北医这边,也认识了磊叔、康师傅、王仁吉等很多很好的小伙伴。虽然我没有在北医读过本科,认识你们之后对北医和你们学业相关的事情有了一些了解,例如什么时候选二级学科啊,都多少知道了一些,跟你们也学习到了很多东西。

    问:请问师兄有哪些学医的感悟呢?
    答:我最早并不是非常坚定的学医的,后来随着对这个学科的了解,觉得还是不错的,大到可以治病救人,小到至少可以为家里人、身边的人去提供一些帮助。其实就像先生最早资助的人,不光有学医的,在西安那边有很多学工科的之类的,大家都可以互相帮助,是非常好的,这也是先生的初衷吧。

    问:师兄有其他的什么感想或对师弟师妹们的建议吗?
    答:说说我伪毕业的感想吧,就是虽然我没有毕业,还要继续读博,但是我3年即33个月的住院医生活也即将结束了,再有一个月硕士培养就结束了,要进入博士培养了。这三年其实还挺辛苦的,但时间也过得很快。我一直想回西安930看看,今年终于下定决心却被疫情绊住了脚。曾经我在西安930认识的最小的15级学弟学妹今年都要毕业了;在北医这边认识的很多人也要走了,像王仁吉、康冠楠等,感悟很多。当硕士要结束的时候,回过头来看这三年,会发现其实也有很多后悔的地方,有时候转科太累了,就只会机械地干活,不会思考,是一个“没有感情的写病历机器”,会懒得做科研、读文献、学英语,但是其实三年时间如果好好利用的话,发文章、学其他东西都是可以的。有些道理好像到最后才明白,只有自己经历了才会懂。比如,有老师告诉我们,第一年住院医的问题往往在于对病人太好了,有时一定要坚持自己的原则;其次,做住院医的情商也是很重要的,例如外科在每个科的时间很短,有些操作、疾病的诊断可能学不到,但很多东西是共性的,比如怎么跟病人沟通,这绝对不是老师在课堂上教的那些,还有哪些环节可能出问题、哪些环节不会出问题,都是要自己体会和学习的。我觉得住院医三年是拉开差距的三年,在转科期间的阅历啊、科研啊,都是要靠自己去努力,有些事情是一定要经历的,比如写标书,研究问题、研究目标怎么写,越早掌握越好,发文章也要越早越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