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医930毕业季专访—杨晓桐



  • 姓名:杨晓桐
    入学年份:2012
    毕业院校:宣武医院神经内科
    专业方向:神经内科
    毕业去向:北京丰台右安门医院

    受访者:杨晓桐
    采访者:张健维

    缘聚—930
    与930的故事始于2014年的秋天,始于在宣讲会上听到的那句“学不贯古今,识不通天人,才不近仙,心不近佛者,宁耕田织布取衣食耳,断不可作医以误世”。然而最被吸引的还是这段对话:

    “这里有家的感觉。”

    “什么是家的感觉?”

    “你来了就知道了。”

    我总是有种束缚感,像是活在笼子里,但与930关系最最密切的那段日子,却是我感觉最放松最肆意的时光,可以去想、去做、去讨论、去争取,有为了目标去努力的酣畅,有灵光乍现的惊喜,有心意相通的感动,也有热气氤氲的饺子香,在博客里跟先生畅聊所见所感,讨论江湖气,讨论痴人痴情,也能够跟这里的家人们讨论所志所向。我的爱好挺多的,我喜欢冒险,所有没有尝试过的东西我都想去试一试,也喜欢听歌,喜欢跳舞,喜欢看书看电影喜欢看美剧。而和930的小伙伴们可以一起唱歌跳舞,看书看电影,一起去尝试去经历,这就是最棒的感觉了!

    曾几何时,跟930的关系变得远了,这本是我在此之前以为自己可以做好、不会发生的事情,这段日子里的迷失,我像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,不愿说,不敢说。但先生在,大家也在,我记得当我慌乱无措时先生镇定的语气,记得先生的关心和嘱咐,也记得家人们的安慰和鼓励,那些感动,是我不想放弃的理由。

    缘起—神经内科

    本科的时候我就比较喜欢脑功能这个领域,上研究生前,看了学校的招生简章,对焦虑抑郁神经发育障碍这个研究方向很感兴趣,就选择了在这方面很优秀的宣武神内去读研。而右安门医院的癫痫中心跟宣武医院联系挺多的,据说是在宣武医院指导下建设的癫痫一体化协作中心,我觉得适合我去工作。其实我比较想进临床,感觉先去那边工作是个还不错的选择。选工作方面我的经验就是多和导师商量吧:右安门的工作是我跟主任商量之后,决定先去那边工作过渡一下。如果说本科的憧憬是一颗希望的火苗,在宣武医院老师们的帮助下燃成了一片火花,我希望能在右安门燃起我自己的焰火。我也很希望右安门工作不是我的终点,而是一个新的起点,我能够去研究自己感兴趣的东西。

    缘定—读研的经验与成长
    三年的时间也有限,导师的课题、临床工作中令我兴趣的点太多,接触的每个领域都只是浅尝辄止。比如,导师有焦虑抑郁的门诊,除了门诊上遇到的,病房,急诊包括我们自己的生活中都有好多这样的病人。感觉药物控制和心理疏导同样重要,尤其对一些未成年患者。在门诊和病房体验过后,自己更想知道大脑里发生的事情,去研究为什么情绪会出现,为什么会有意识这样的问题。这确实很有难度,尤其在目前的趋势下,这个方向会跟工科联系密切,而这是我最不擅长的。但它很神秘很有吸引力,我想试一试。

    这三年没有想象的顺利,甚至是有点坎坷。有段时间我觉得我的生活完全是失控的,甚至和我的课题一致,大概真的抑郁过一段时间。我后来想,这可能也是我必须得有的经历。因为自己性格上的某些缺点一直没有克服掉,或者没有意识到,这段磨练让我打磨出了面对困难的坚固的铠甲。所以这三年对我最大的收获,是我学会了怎么去坚持自己,学会了捍卫对自己来说重要的东西。别人的认同没那么重要,别人的评价也没那么重要,就连导师其实也没多么重要,最重要的是自己是不是满意在做这些事情的自己,如果不满意的话,就及时跳出来,及时去修正。走过了这三年,感觉就像渡了个劫,现在的我虽然对未来的发展和走向更不确定了,但感觉自己的内心比以前强大很多。虽然还是什么都不能确定下来,但好像更有把控感,是对自己的把控感。

    缘分不散—在930的感触和寄语

    能够认识先生,能够加入930,是我最好的运气。930有游戏规则,但越来越体会到930提供的其实不是一种标准,而是可能性,是去突破自己,超越自己的可能性。我们其实一直都是在不断地打破自己原有的认知,去创造和构建新的自己,在这种不断地重构中,总是会伴随着痛苦和挣扎。930是指引,是激励,是鞭策,是陪伴。

    最想对师弟师妹们说的就是,最好提前多了解自己选择的专业,了解导师多一点,可以多花功夫和师兄师姐们交流,咱930就有很棒的师兄师姐可以提供资源,以作出最佳判断和决策。如果是在后来发现问题,就尽量保持自己的观点和行为不要被过多影响。人生是自己的,不能太被别人左右。



  • 拥有对自己的把控感一定很棒吧!祝心灵手巧的师姐毕业快乐呀!🐱🐱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