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先生



  •    先生好(✪▽✪),我是杨梦阳。
       6.6回到北京,去新生儿重症监护科轮转,4天一个夜班,虽然小小的宝宝病情很重,时常很辛苦,但是科室氛围非常好,老师们都很温柔,也很愿意教知识,就非常开心。有时候甚至会想,以后也多学学重症吧,也许有一天我可以回到家乡帮助相关科室发展,让这些刚出生的孩子不需要转运到那么远就能得到有保证的救治,多开心啊。
        昨晚参加了北医的线上毕业典礼,看到了很多可爱的人,听着发自肺腑期盼你好的话语,就很感动,那种流淌在心间的温暖让我想加油吧,加油吧,成长为可靠的人,也要努力帮助到别人呀。
      还是会关注专业之外的事情,都说疫情是黑天鹅事件,但是每个人都隐隐感觉到疫情推动了人工智能、万物互联的发展,会想着世界真的要迎来一些改变嘛,有些期待兴奋,也希望在AI能够取代重复性劳动的那一天,人们真的有机会去做创作型的工作。
      祝:夏安。

  • administrators

    杨梦阳:
    如果你个人有这个心愿,也有这个动力,能够独立照护重症新生儿,也是远远不够的,因为需要有医院,需要有设备,需要有经费,如果配套不齐全,如何能救助重症新生儿呢?
    我对于AI的发展,有期待有惶恐。如果AI是用来帮助人类来解决问题,来提高质量,来做一些现有做不到的事,这些是我的期待。但是,惶恐的是它如果取代大部分的工作,那被取代的那些人没有工作,没办法生活怎么办?如果它是由人类创造,但它失控不听指挥,那怎么办?水可载舟,也可覆舟,我不认为人类准备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