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先生



  • 先生好!
    好久不见,想念!由于今年疫情的原因,今年大家的毕业也都是静悄悄的,没有了以往的热闹和我们传统的活动,也就少了一次大家相见的机会,但这也没办法,疫情的影响,是普遍的,也是长久的。
    现在美国疫情增长放缓了,不知道您周围的疫情如何?还是希望先生保重身体~930里,大家的感情一直都在,也都或多或少记得一些人,这个集体。
    CSC正在审核中,8月出结果,如果去不了美国就去加拿大的多伦多大学,有个做基础科研的教授同意我年底过去,加拿大去不了可以去荷兰的乌得勒支大学医学院,还是不错的,不过都得等到年底看情况,目前我还在临床干活,手术技术进步比较多,科研究落后一些,看后面能不能下,完了做实验,做实验是我的弱项,有很多实验技能我是很欠缺的,做起来进度可能会比较慢。但我会从现在开始每天都了解一些实验操作技术。
    期待下次我们兰州见~
    成泽怡


  • administrators

    成泽怡:
    你目标一直很明确,同时狡兔三窟,一定会成功的。
    就像今天贵医的校友吴明方说的疫情阻断了我们的脚步,但不能阻断我们的仪式,也为明天西交930的线上毕业典礼的相聚解除更多的羞涩。生活不能缺乏仪式感。
    希望6月18日周四西交930的毕业典礼,大家一起给毕业的同学送上最大的祝福。
    每年的毕业典礼及你们的回家,一直都是我每年中绝对的优先之一,希望尽快能恢复正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