调侃一下严谨科研-1



  • 神经再生科学,一个自己从未想过会踏入的领域,如今越是研究下去,越发现其趣味所在,也越令人又爱又恨。而一切都要从2014年10月份推荐面试开始说起,当时学院我们那一批推免的男生基本都选择了骨科和神经外科,我也毫不犹豫的选择骨科,对全身骨骼发育和骨折损伤后修复颇为有兴趣,然而导师是一名只研究脊髓损伤的教授,我当时想脊髓损伤有啥好研究的,作为人身体上损伤后不可再生的部位之一,能修复吗?当然想归想,面试时在导师面前还是表现的很感兴趣的。脊髓损伤后修复作为神经再生科学研究的重点,据不完全统计每年全球脊髓损伤文章数量达到了近二十万篇,刚开始想我自己毕业前只要发一篇就够,那应该不难的,但开始做实验后脊髓损伤把我伤的体无完肤,一开始原代神经元怎么养不出来,好不容易养出来,鉴定说不纯,那就想办法纯化,当纯化好了,神经元传代次数太多,神经元出现分化,不能用于研究了😭。好不容易养出来的神经元不管你怎么刺激轴突就不伸长,很是倔强还有脾气,动不动就死给你看。更令我难受的是导师送我去的实验室的确很牛,但这是一个研究肿瘤的实验室。每当实验室30多个人每两周汇报工作时,他们汇报时讨论的热火朝天,轮到我,唯一做神经的孩子,没人讨论了,只我在台上和实验室主任讨论,不,是被骂,骂完最后总说要和别人多讨论讨论😅。但现在回想,无比感谢那时摧残后坚持,让我能把肿瘤研究的机制和热点(代谢、外秘体、微环境、泛素化、甲基化)都成功引到神经再生的研究里面。今天就先调侃到这里,要带师弟做实验去了。预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😄